前车可鉴

分类: /bookclub
标签: bookclub

每季一书:2013年第三季

前车可鉴

How Should We Then Live

The Rise and Decline of Western Thought and Culture

弗朗西斯.薛华 (Francis A. Schaeffer)

弗朗西斯.薛华的《前车可鉴》是为“将人类置于一切事物中心”的人文主义 所作的一首挽歌。作者以极其广阔的视野描述了人文主义的发展史及对西方思想文化的渗透,其对社会和历史的影响,以及由此而导致的人类悲剧。

在弗朗西斯.薛华的笔下,罗马帝国是一个残酷而腐朽的帝国。由于他们信仰的众神是有限的,无法作为承载文明、道德的强大基础,罗马人变得残暴、堕落、冷漠,并最终走向灭亡。

罗马帝国的崩溃,带来了基督教世界的兴起,但是中古世界的基督教,一方面带来了中古文化思想和敬虔意识的觉醒,给经济、艺术和思想带来了积极的影响,另一方面也日益受到非基督教文化的侵蚀,使得教会和文化偏离了圣经和早期教会的教训,以教会的权威代替了神的权威,忽视了神所创造的每个个体的重要性。

文艺复兴是针对这一偏差的反动,它强调个体的价值与能力,带来了西方艺术的一个发展高峰。但是钟摆很快偏向另一个极端,在史称文艺复兴三杰的拉斐尔、达芬奇和米开朗琪罗的艺术作品中,都不同程度凸现了高举人本身、强调人自主意识的思想,从而导致了对上帝存在的漠视,并进而带来了人类意义的失落。

16世纪的宗教改革则宣告,只有承认神的权威,才能找到个体的价值和意义。宗教改革者通过强调圣经和救恩的绝对性,重新回到了信仰的正确道路,正确提示了世界和人类的堕落真相,并主张回到圣经和早期教会的教导和实践。这一运动取得了巨大的成果,在文化上带来了德国、荷兰等国音乐、绘画等艺术的复兴,在政治上带来了以政治自由为目标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改革,在科学发展上为现代科学提供了哲学基础。

但是,文艺复兴以来兴起的人文主义思想,很快就通过启蒙运动取得了新的势力,以理性、自然、快乐、进步和自由为口号的启蒙运动以完全不同于宗教改革的立场和姿态,高举人的自由和价值,将宗教信仰斥之为愚昧,将西方思想和文化引入了一条完全不同的发展路径。当代科学、哲学、艺术、政治都割裂了与神的联系,造成其本身的失落和混乱。一方面人类对自身的前途日益悲观,另一方面人类制造出各种捆绑人和操纵人的系统。这一结果反映在艺术上,是艺术开始大量传达荒谬和无意义感;反映在社会上,是人们日益开始追逐个人的安定和富足,拘泥于物质享受;反映在政治上,是极权主义的兴起和各种各样的政治操纵技术的泛滥。西方社会正日益面临着经济崩溃、战争威胁、暴力混乱、财富再分配和资源短缺的威胁,缺乏正确的世界观所做出的不正确选择,可能使得西方社会落入不自由和被奴役的境地。

应该说,对西方思想文化的批判,远远不是弗朗西斯.薛华的《前车可鉴》这样一本小书所能实现的,弗朗西斯.薛华只是给我们描绘了一个西方思想文化的发展轮廓,并揭示了人文主义所带出了一条错误的发展轨迹。对于其中的许多命题和众多的历史现象,还有待于更深入的分析,为我们真正理解西方社会的发展脉络提供基础。 尽管如此,本书及据此改变的同名系列资料片在过去三十多年中对西方基督徒与教会影响巨大,是一本值得一读的好书。(摘自网上书评,略有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