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大衛牧師的事奉见证


标签: 见证

毛牧師出生於解放前,國民黨尚治理中國大陸時河北省長垣現蘆崗鄉農村, 人稱他為「毛主席」,因數年前曾擔任「美國費城區牧師聯禱會」主席職務之故,雖非能與誕生於湖南省湘潭的毛主席相提並論,但「毛主席」這名銜,可絕對貨真價實,是假不了的。毛牧師已於 2004 年退休,現眼目沒有昏花,精神沒有衰敗 (申 34:7) 有如出埃及記中的探子之一迦勒,年輕時的力量如何,現在還是如何。(書 14:11) 還記得 2000 年 10 月間,我們一起開車去紐澤西州若歌教會,參加沈保羅慕師「釋經講道」講座,在不違背交通速率之規定下,簡直如開坦克車一般「勇猛直前」。

毛牧師兄弟姊妹共七人,除一位離世歸天外,其餘都健在。因著母親是虔誠基督徒,在小學時代他們還皆上教會去。好景不常,國共戰爭,他們家在 1946 下半年被打入地主鬥爭,掃地出門,他也跟隨學校流亡。1947 下半年投筆從戎,考取「裝甲兵機械化學校」,一年多之後搬至台灣台中清泉崗。他的得救和獻身做傳道,是充滿一段神奇的經歷: 到台灣數月後,不幸的被發現染上三期雙側肺病,住進「軍人後方52醫院」重病房。在獲知是患了那時代算是絕症候,真是萬念俱灰。幸好,前老總統蔣中正夫人蔣宋美齡女士差派駐院牧師向他傳福音,因著神的愛和憐憫與恩典,揀選他成為基督徒;他不但打開心門迎接耶穌成為救主,更是他個人的主。從那時起,他就有了永生的盼望,將個人生死置之於度外,且深知他的所信的是誰;每天讀經、背經、禱告與人分享這「永生之道」的福音。兩年後,加入教會服事的團隊,參加探訪。教導主日學,在家庭聚會中做見證,更擔任執事並在主日講道。

1954 年蒙神特別恩待,竟神蹟的病癒出院。先在教會擔任傳道工作,隔年進入信義會聖經學院深造;一面進修一面在教會實習,除教主日學,並輔導青少年。畢業後,得在苗栗「中華信義會福音堂」服事,從開拓教會到蓋新禮拜堂。六年後,被邀請至台灣新竹市光復路「中華信義會勝利堂」繼續事奉,該教會坐落在清華大學對面;在那 23 年間同樣的從無到買地蓋新禮拜堂,神也將會友加添給勝利堂,因之教會年年不斷的成長。除牧養教會外,百忙中還擔任中華信義總會監督11年,並於中華信義神學院兼職教學 15 年之久,最後改為專任教職。1971~ 73年間曾被派來美國洛杉磯聖經研究院繼續進修,在神的話語上更下扎根。

於 1981 年新成立「威明頓主恩堂」邀請毛牧師來帶領退休會,並在每個主日講道,參加不同查經聚會。在這停留一個月中分別住在不同家庭,分享個人對美國牧會的負擔,在禱告中神將他的旨意向會友和牧師顯明,隔年施母和愛生陪著牧師先來威明頓就任,彼得較晚一些才由台灣趕來威明頓團聚。

1998年二月間,毛牧師引進「三福」(教會培育、福音遍傳、門徒訓練),使兩主恩堂會友人數大大倍增,帶領教會超越「康福地」(Comfort Zone),學主樣式 – 憐憫流離失喪的靈魂。現主恩堂往後的年日必會兼顧「量 (Quantity)」、「質 (Quality)」、「動力 (Momentum)」的成長,以滿足上帝建立我們教會的心意。

毛師母是道地的台灣客家人,勤儉自持,彈琴、唱詩、裁縫、菜圃、客家料理‧‧‧樣樣精通。她脊骨受傷前一直是牧師探訪和敬拜事奉 (司琴) 的好幫手,現在她不再上陣,而退居後方看守器具 (撒下 30:10, 24),改用「雙膝」(代表禱告) 來事奉,時常為眾人、教會和國度禁食禱告,現蒙神恩待,病症大有好轉。師母是喜食米飯的南方人,卻與出生北方酷愛饅頭、麵類的毛牧師結褵,聖經雅歌書 4:16 “北風阿,興起!南風阿,吹來!吹在我園內,使其中香氣發出來。” 北風凜冽,南風燥熱,所謂南轅北轍,可是他們卻如詩歌所記,相親相愛牽手步過四十幾個年頭。他們鍾愛的兒子彼得,彈得一手好電子琴,不料,卻在 30 歲英年時舊病復發,於 1991年被主接回天家,在醫院中仍念念不忘朋友靈魂的得救,還買聖經拖人送去。白髮人送黑髮人,情何以堪? 但他們多年來仍能持守約伯所言:”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 (1:21) 而堅守崗位,始終不偏離主道。啊,好一個神的忠僕!女兒愛生已成家,一直都在教會和詩班司琴,現與當醫生夫婿住紐澤西州。

與主同行半世紀:毛牧師的事奉